推荐资讯

否则你必然要止步化神生再无望返虚合道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57 浏览:
 
    诸多天域、天宗、世家,都是族中诞生一位天君,立刻一跃而起,登临北荒之巅。
 
    但有些年老修士,则目光游疑:
 
    “华族,这不是当年被帝神山,发下天荒神律,宣布为罪族,永不可修仙的种族吗?陈北玄竟然出自华族,这下麻烦了。”
 
    天荒神律一事,虽然已过去数千年。
 
    但依旧有些人记得。
 
    陈凡和华族的崛起,相当于正面挑战帝神山,以及以帝神山为首的诸多不朽道统,违抗天荒神律!
 
    不少人把目光跑向天荒中央的神域,看向那执掌天荒十万年之久,当世唯一传承完整的不朽宗门。等待着帝神山的动作。
 
    无论是帝神山,还是陈凡。
 
    他们的碰撞,必然要惊动整个天荒,掀起前所未有的大战。
 
    一些陈凡的敌人,如鬼冥宗老祖,虽忍痛将数亿灵石赔偿给陈凡,但心中不痛快到极点,都咬亚切齿,等待着帝神山出面。
 
    一时间,整个天荒,竟然风平浪静,无人出头,前所未有的和平。
 
    ...
 
    陈凡离开轮回宗后,没有等神曦渡劫成功,就带着小蛮上路。毕竟刚刚斩了人家一个元婴老祖,陈凡也不太好意思见神曦。
 
    “哥哥,我们去哪,回华族吗?”
 
    小蛮坐在马车中,逗弄着怀里的小黑狗,满脸向往。
 
    她只是个小女孩,离开华族太久。越来越思念华族中的亲人,包括各大长老,街坊邻居,以及对她超好的老仆丁老。
 
    “不,在此前,得去趟古魔渊。”
 
    陈凡摇头。
 
    长生榜的公布,彻底将陈凡的身份,泄露给天下人。华族也正式浮出水面,被全天荒认知。帝神山等不朽道统,必然也会注意到。
 
    陈凡不敢肯定,帝神山是什么反应。
 
    但他必须做好准备,随时和帝神山开战,毕竟无论如何,华族数千年无法修炼的血债,陈凡是一定会向帝神山讨平。
 
    在此前,他需要把修为再推一步,去古魔渊中,把《六圣祖魔功》修炼大成。未来哪怕不能仙轮九转功成,至少也得七转或五转。毕竟帝神山不是轮回宗,它曾出过化神大能,谁知道帝神山现在还具备什么样底蕴?如果那位踏天神君留下无上神阵图或秘宝,便是陈凡也要暂避锋芒。
 
    “哎,可惜舞华姐姐她们不跟着一起,只有小黑陪着我。”
 
    小蛮撇了撇小嘴,心情沮丧。
 
    马车中,只剩下她和陈凡两人,最多加上赶车的赵绝仙,和她怀里地元天丹所化的麒麟小兽。林舞华等人临行前,向陈凡辞行。
 
    她们这一次,被陈凡刺激到。
 
    决定离开陈凡,自己游历天荒,增加见识修为。毕竟跟在陈凡身前,一直被陈凡庇护,就像躲在母亲羽翼下的小鸟,终生无法有翱翔九天的机会。
 
    “这才是正理,哥哥你护你一时,护不了你一世。我家小蛮终究也会长大嫁人,独立出去,成为一代神女。”
 
    陈凡笑了笑,摸着少女柔顺光泽的头发。
 
    “小蛮不会嫁人呢,永远跟在哥哥身后。”
 
    少女瞪大眼睛,坚定的说着。
 
    陈凡笑了笑。
 
    他的世界,他的天地,不在这个小小的天荒星,甚至不在地球,而是宇宙深处,那浩渺广大,波澜壮阔,横跨亿万星河的真正修仙界。
 
    那里。
 
    有陈凡的前世的宗门、师兄弟、师父师祖们。有陈凡前世无数场血战击败的对手。有与陈凡不共戴天,生死相向的仇敌,有和他恩怨缠绵,五百年都纠缠不分的红颜知己。
 
    相比之下。
 
    天荒太小,天荒和地球所在的这片星域,也太小。连一个小小化神都容纳不了,怎么能容纳未来注定证道天仙,君临万界的北玄仙尊呢?
 
    不过小蛮的天资,确实是陈凡见过的第一人。
 
    “好,你未来想跟着哥哥,就必须得重新修炼道法,把你之前在轮回宗学的,全部洗掉,以无上神法,重铸道基。否则你必然要止步化神,终生再无望返虚合道。”
 
    陈凡严肃说着。
 
    少女听的懵懂,虽然不明白,为什么要重新修炼。在她眼底,元婴就高高在上,化神更是做梦都不敢向。但陈凡对化神很看不起的样子,但她还是重重点头:
 
    “小蛮明白。”
 
    于是。
 
    两人一仆,一边乘马车赶往镇魔天域,陈凡一边指点小蛮。
 
    这一次,陈凡传授给小蛮的,是真正的无上神篇《真龙锻神诀》。这是宇宙中,一个古老真龙圣地的镇教之法,分为九重变化,据说有龙族血脉者,修炼此法,能逐渐凝聚纯化体内血脉,九变之后,甚至能化作无上真龙。
 
    要知道。
 
    纯血成年真龙,是和玄武、天凤、鲲鹏等一样,可以硬撼合道真仙的顶级神兽。远非一般神兽或圣兽可比。
 
    “刺啦。”
 
    只见,小蛮身上,一缕缕金色雾气,被陈凡用无上法力,从她躯体上剥离。每一丝雾气飞出,小蛮的娇躯都忍不住一阵颤动。这些都是她数年来苦修的本命真元,此时被强行剥夺,就像抽筋拔髓一般,甚至还要痛苦百倍,但小蛮依旧咬牙强忍着,小脸惨白,斗大的汗珠如雨落。
 
相关阅读